在床头置一张纸一支笔

一直以来我的身体都不是很好,这其中一半原因是从小被老妈冻坏了,另一半原因遗传自老妈的毛病:失眠。说是失眠略有点严重,更多时候只是睡不好而已(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好消息)。睡不好就有一个副作用,那就是多梦。几乎每个睡不好的夜晚我都会在形形色色、千奇百怪的世界里演着喜剧片、动作片、恐怖片、科幻片、综艺节目、写代码、玩游戏、解证明题……有些情节支离破碎,而有些甚至可以改写成剧本了。每次从一个有趣的梦中醒来,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希望赶快把这段经历告诉给别人,但是可能大家都有过这种体验:那就是梦的内容很不容易回忆起来,而且即使是记起来的那部分在醒来以后也会很快忘记。正是因为有这种压力,每次在被窝里我都会把梦的内容在脑中反复地演绎几遍,生怕一起床就会把这些全忘了。但事实是,等我悠哉悠哉地洗完脸吃完早饭,打开电脑端坐在屏幕前的时候,我已经忘得几乎一干二净了。

不过这次略有不同,因为我有纸和笔了!正巧醒来的时候老妈来查房(为什么还有查房?可见杭州的父母管得有多严了),于是赶紧让老妈端来笔砚伺候。老妈一番好找才终于找到一只能写的笔,又把我大学上普通化学时的笔记本给拿来(作为草稿本一直放在我的桌子上)。潦潦草草地写下几个关键词,这回多少有些可以一说的材料了。

第一个梦在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忘了大半,只记得我正在参加某个综艺节目,然后讲了一个我自以为是平生讲过最好笑的笑话,现场观众的反应也记不得了,或许可能压根儿没有梦到这部分。然后画面转到志得意满地回来以后,我(注:梦中的)在qq上和千茶(再注:梦中的)聊天,得意地又讲了一遍这个笑话,然后千茶(又注:梦中的)毫不留情地吐槽:这个笑话我在大一的时候就讲过了,还是在一篇只拿了2分的作文里面……这个梦到此戛然而止,结局很囧。嗯?你问那个笑话到底是什么?偏偏我就是把这个最关键的部分给忘了!不过还记得的是,梦中我鉴定过了,作为我讲出来的笑话来说的确可以算得上”最好笑”的了XD

第二个梦是一个2D横板射击游戏(回想一下合金弹头就没错了),我是其中……可能是主角吧。不过要问作为一个2D游戏的主角有何感想的话,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不适应感,难怪半熟英雄对3D的主角从来没有对自己是2D人物这一点抱有过疑问。放远了说,在高维世界(如果存在的话)看来,生活在三维世界的人也是低维存在,就像那个永远在纸上走的蚂蚁一样。但我们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而且永远也不能发现(确切地说是证明)这一点,所以有时候被这种不可知论的情绪感染就会觉得一阵沮丧。不过想想,不可知论终究只是给不努力开脱的借口罢了。扯远了……回到刚才在说的梦,一出场我就在战场,场景设定似乎在埃及,敌人不是人类,都是蝙蝠、蝎子什么的。我来到友军的一座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的房屋前,似乎是个战地医院吧。里面应该全是伤员,因为是2D世界,所以只能看到外观而看不到内部(还是回想一下合金弹头)。就在这时突然看到一个木乃伊从另一侧的入口走了进去,我可能是被吓傻了,呆在原地没有动弹,然后就听见里面的一阵阵,与其说是惨叫倒不如说是怪叫。后来声音停了,屋子里静了下来,我壮着胆子走进去。还是因为2D的缘故看不到屋里的状况,但应该是所有伤员都变成木乃伊了。我很难过,只好丢了一颗手雷,等我刚走出门口手雷就把屋子炸成了一片真正的废墟,虽然之前也是废墟。同时我发现,自己也变成木乃伊了,虽然目前还保有自己的意志,但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不过有个惊喜,就是蝙蝠和蝎子都不再攻击我了,可能是把我当成同类了吧。哈,于是以后如果做游戏就可以加个异常状态:

木乃伊:行动速度变慢,不会被蝙蝠和蝎子攻击。可传染。

第三个梦是最后做的一个梦,所以记忆相对更清晰一点。我在自己的房间里醒来(梦里面醒来!),不知为何突然很想玩荡秋千,于是就在自己的房间里开始荡秋千(……)。尽管是在梦里,但荡秋千的感觉却异常的真实,根据秋千的运动身体自发地产生了超重感和失重感,而且这种超重感和失重感还会随着秋千的摆幅的增大而不断变强。当摆幅大到接近90度的时候,我猛然意识到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或许我只是在做梦而已。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我觉得在自己房间里荡秋千就是可能的呢……这个先却下不提,接着上面。就在我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在做梦的时候,秋千消失了,失重感也随之消失,身体突然有种感觉,难以描述,仿佛是和现实世界错位一样的感觉——因为现实世界中哪有荡秋千到一半秋千突然没了这种事呢!这时候镜头一转,我妈没敲我房门就走了进来(这是她的一贯做法),我看到站在一旁的老爸,又一次确认这是一个梦,因为现实中我听到老爸上班去的关门声,所以不可能还在家。就在这时,现实世界,我妈也正好过来查房,于是就有了之前所说的那一幕。

以上就是昨天一晚上做的三个梦,其实也只记了大概,很多细节恐怕都忘了,现在我连是否忘了本身都无法确证了。我觉得做梦最有趣的一点是,无论多么不可思议的设定,一旦在梦境里就会很自然地被接受,从而得到一些平日绝不可能有的体验。在梦的机理还未被解明之前,这是我所认为梦对于人的最大意义。特别是对于想象力匮乏如我者,从梦里得到有趣的创意也说不定啊。所以我决定以后在枕头边放一张纸一支笔,以求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把梦的内容记下来,或许以后真的能够发掘出一些好的创意——其实也不是全无先例,之前提到的梦中解证明题是确有其事的,而且还不止一次,印象中似乎有三次了。每次都是在一道证明题苦思冥想还是解不出来,一怒之下睡觉,结果梦中终于解出来了,一阵高兴然后梦就醒了。不过,大部分情况是醒来验证一下就发现还是证错了,或者根本就没有证明什么东西但不知为何我就相信自己已经证出来了,可能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不过其中一次,真的被我证出来了,当然说证出来不太准确,准确地说是提供了一种思路,醒来后顺着这个方向稍微修改了一下就证出来了。这算是目前为止做梦唯一的成果了……

提到纸笔,又想到为什么不用手机呢?因为输入文字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虽然现在的拼音输入法已经足够强大,但是打字依然是一件需要费神去想的”任务”,比如分词和选字,这就很破坏思维流。对于我来说,打字的速度依然跟不上思绪,而一旦分出神来应付输入这项任务时,刚才想好的句子就全忘了,或者后面该怎么写全忘了,即使在写这篇文章时依然如此。但是写字就没有这种问题,我可以任意地空出空间来,写下关键词,以备后来填充,不断地加进新的关键词,不断地调整结构。总之打字各种不爽,写字就很自由。以计算机来比喻的话,大概打字是软件层实现的,而写字是硬件层实现的吧。这么说来,即使是写代码,很多时候我也得在纸上先写好关键部分的伪代码,然后再”抄”到电脑里,所以效率就显得很低,或许是我真的不适合这个行业吧。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