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年来(上篇)

在填到签证申请表的职业一栏时,发现原来毕业已经快一年了——

我一般很少会谈论具体的生活,特别是自己的。因为生活往往是琐碎的、不具普适性的,如果对别人无用的话,那还写下来作甚?不过这篇文章因为曾经答应过某“学姐”(杭高版语),所以不得已,趁最后的这点时间写一写吧。

回忆起来,这就要回到两年前的九月了,那时候我还是研二。由于数学系的研究生学制只有两年,在度过了如同本科生活延长线的研一以后,很快就又得面对那个——所谓“前途”的问题。以前常说,人只有两种状态:迷茫和暂时忘了迷茫。只有面对选择的时候,才发现迷茫的问题一直不曾被解决过。对于前途,在刚保研那阵子也想过:到时候再留学吧。那时候的想法简单来说就是这样。但是留学就必须考虑两个问题:专业和地点。继续读数学恐怕是最安逸的答案,但此时的我已经对数学失去热情了——尽管还要继续读两年的研究生——而且我自觉在数学上没有天赋,而那时候的我还相信做研究是需要天赋的。如果说其他感兴趣的领域的话,哲学?文学?心理学?全是人文科学,和我的专业实在相去甚远……更何况我认为这些作为兴趣尚可,作为专业肯定是不那么有趣的。正好那时候加入了大学里的仿人机器人小组,所以模糊地萌生过转行学计算机的想法,不过最后还是搁置了下来。相比于专业,地点问题倒是相对轻松地解决了:既然都学了日语,那就索性去日本留学吧。总结一下此时的目标就是:去日本留学,专业待定。

现在看来,待定两个字是多么不负责任啊。

还是九月,在给京都大学的教授发了一封套磁信杳无音信的时候,偶然间逛到校内论坛的求职版块,看到一个名为“启程日本”的项目,简单地说就是日本的企业委托一家人力公司在中国招应届生。我猛然意识到,以前似乎下意识地就把工作排除在选项之外,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性。或许是学生当惯了存在某种惰性,或许是数学系本不是就业氛围浓厚的专业。我有点心动了,不过那时候心想还是以留学为重,于是仅仅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在招聘网站上注册了个账号,甚至连简历都来不及写,因为正好那天是注册的截止日期……(不过第二天我再去看的时候发现截止日期向后推迟了一星期,后来又推迟过一次,这就是后话了)

然后是十月的惨败。笔试是十月初的某一天,内容是小学程度的算术和逻辑,以及性格测试。第一次找工作的我,就因为这次毫无难度的笔试引爆——这个用词一点都不夸张——了自信,突然对未来充满了期待。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莫名的信心: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上天已经给我指好了路,而我只需要走就可以了。不是么?就在我最迷茫的时候,又是正好赶在截止日期的注册,还是第一次找工作。或许是期待着某种戏剧性结果的心理——请褒义地称其为浪漫主义,一直就不曾从我身上褪去过吧。这种期待随着等待笔试结果的时间愈发地强烈,甚至直到知道其他人都收到面试通知而我什么都没有的第二天,沮丧的同时内心深处依然怀着一丝不切实际的期待——某个电话或者某封邮件。

其实失败还是有点好处的,这就是我突然发现,原来找工作是这么有意思的一件事!此后我就再没有考虑过留学,开始一心找工作了。当然找工作的话又得解决一个问题:做什么工作?这简直就是专业问题的翻版,我依然犹豫不决,依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这段时间我投过华信、淘宝、19楼、中行……大部分都是和数学两字略有关联的职位,全都挂了,因为事实上我对这些职位并没有热情。此时又苦于简历上无货可写,想起自从住院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的仿人机器人小组,于是抱着给简历攒素材的极不纯洁的目的来到组里(感谢深哥在过了一年以后还这么照顾我),知道组里准备用python作为脚本给底层的C++库提供一个用户友好的接口(现在我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领域特定语言),这差不多是我开始学习python和vim的起点。期间还有一件事,11月的时候参加了一个在上海举行的日企招聘会,和一位来自北京的同学在聊天的过程中听说北京其实前几年就已经有一个类似于启程日本的赴日项目,而这是我第一次听到AHRP的名字。

一次泛函课上,某位已经拿到微策略offer的同学看我在看《Learning Python》就问我怎么现在看这本书,“准备工作么?”,“我也不知道啊,姑且看看吧。”,“那我还是推荐《数据结构与算法》,找工作我主要就是看了这本,还有网上搜面试题。当然你要是有空可以去看《算法导论》,不过那本太厚了。”这句话就像一星火种,为什么之前没有考虑过做IT类工作?只因为听说“IT累,压力大,不适合我”。真的如此吗?我没有仔细想过。对一切结论抱着怀疑的精神,本来是我最得意的一点,结果在眼前就找到一个反例,真是失态啊。于是我决定,我应该试试看。看看我是否对IT技术真正感到热情,看看程序员是否是真正适合我的职业。

不过决心只是个开始,接下来该怎么办是个问题。那时候已经快到寒假了,像这样半道出家特别是还要在接下来半年不到的时间内找到工作,前途多舛啊。想了想,还是延毕吧,这样又可以多半年的时间用来准备,下学期把毕设搞定,暑假的时候找个实习,下一年再接着找工作。后来的日子基本如计划一样,5月写完毕设论文申请答辩,结果发现一旦答辩通过就不能延毕了。本来就对是否延毕心存犹豫,不知道有没有必要为了保住应届生身份延毕。算了,豁出去了,毕业就毕业了!就这样,我毕业了。

然后就是实习的事。托姐夫内推了阿里云和支付宝,“我只能帮你过hr这一关,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自己……也靠不住啊。就在参加电玩版聚的那一天,先后接到阿里云和支付宝的电话,约好了面试时间。阿里云的实习面试是我至今为止经受过的最长的面试,整整面了5面!虽然最后两面主管面以确定意向为主,不能算正式面试,不过两面技术面和一面人力面还是实打实的。幸好问的算法题不难,面试官看来对实习生的要求也没有那么高,所以尽管笔试全是C++语法题而我对C++的各种细节一直搞不清楚,不过最后还是顺利拿到offer了。拿到第一个offer,虽然是实习不过还是很高兴的。小说中,这种时刻往往会有个波折,可惜生活也不例外。在和hr商讨报道事宜的时候,“我已经毕业了还需要导师签字吗?”,“你已经毕业了?怎么之前没说。”,“呃,我和后两面的主管说了,他们似乎也没说什么。”,“毕业以后是不能实习的,必须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但你走的是实习流程,不符合规定。”在几经商议依旧无果的情况下,我只好放弃了。

只剩支付宝了。与阿里云截然相反的是,支付宝只有一面……面试完的时候我还不确信地问只有一面吗,搞得面试官都似乎有点尴尬。不过有offer就足够了。这次学乖了,面试时就问毕业生的问题,面试官答应帮我问一下。最后hr告诉我没问题时,我才放了心(虽然后来我才知道这其实是不符合劳动法的,可能真的是内推的关系吧)。于是7月14日,毕业典礼结束的第50天,我开始在支付宝实习了。

应该说支付宝的实习生活还是很轻松的。活儿很少,特别是我的师傅(虽然我更喜欢叫他老大)人很好,不怎么分派任务给我们,于是我得以用工作时间看自己的书。支付宝的技术氛围或许不如阿里云,但是工作环境很舒适,光是食堂估计就够阿里云的人羡慕的了,每次看到阿里味儿上阿里云的人抱怨食堂和快餐多么多么难吃时,就会有一种邪恶的快感油然而生(笑)。支付宝认识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用我辞职时群发的邮件中的一句说,感谢你们让我体验了一段不同的生活。

很快,又是一年招聘季了。当我开始不得不为参加宣讲会请假的时候,我觉得是时候该考虑辞职了。但是在此之前支付宝的实习转正也开始了,我很矛盾,是不是应该参加转正面试呢?如果我真的决意继续找赴日的工作的话,那就不要浪费面试官们的时间了;但是,毕竟也是一次机会,放弃了多可惜。有时候想想,与其这么纠结,还不如早点辞职就不会有这种烦恼了。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男人就应该置之死地而后生,不去了!怀着自以为是的悲壮情怀写下一封告别邮件,在转正面试之后的第7天离开了支付宝——虽然最后的最后,应该承认,我还是很喜欢支付宝的。

所以说,即便是吃了那么多的亏,这种对于“戏剧性结果”的期待依旧挥之不去。对我来说,成为一出悲剧的主人公的诱惑,或许比一出喜剧更为强烈。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