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的小镇

如果只用一个词来形容镰仓的话,恐怕没有比海边的小镇更贴切的了。

在提前了三个小时来到夏目预定接我的地方——由比滨车站时,镰仓带给我最初的感受就是朴素。由比滨车站维持了上世纪六十年代那种乡村车站的造型,木质的座椅,狭小的供车站管理员休息的管理室,还有那块字迹模糊的写有由比滨车站的站牌,恐怕只有出站口供交通卡打卡的改札机还略能带来一些现代气息。哦对了,而且如果是纸质车票的话,那只有一个让你自觉投入车票的废票箱,以及写在旁边用来吓唬你的一句“监视摄像头正在工作”。

反正也没人迎接,那就随便走走吧。多方问路之下终于找到了宿舍所在,但没有钥匙也只好作罢(虽然我今天才知道,平时大门都是开着的,即使屋里没人也不例外)。无事可做,把行李箱放在宿舍的角落里,就着宿舍旁的小道走到了海边。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大海,不瞒你说。海风吹着很舒服,把本来就不太热的天气中最后一点热气也吹走了。海浪有节奏的拍打声,似乎拥有让人一瞬间就宁静下来的魔力。沿海的小道边是一个公园,因为已经过了放学时间,里面有很多小学生戴着棒球手套,在裸露的沙地上练习着投球和接球。走着的时候,经常会有慢跑的人,不紧不慢地擦从身边穿过。过马路,又有很多人拿着冲浪板向沙滩方向走去,自然海面上已经有不少冲浪者了。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个大叔,背着一架巨大的风扇,我想多半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要发生了。

这里我想说的是一只猫。蹲坐在一堵矮小的围墙之上,似乎很享受这种时间慢慢流逝的感觉。看到我走过来的时候,也很自在地把目光转向了我。这时候我怎么能示弱呢?于是就在小路的另一侧也注视着它。这样差不多过了三分钟吧,或许是它感到了某种无聊,又百无聊赖地转向了另一边。带着胜利者的成就感,我也提起脚步走了。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得,它也最后看了我一眼。

走太远只恐怕迷路,我又开始沿着来时的道路往回走。路过一座忘了名字的小桥,只见到桥下是一对一对的情侣坐在一起。海滩边,那个大叔已经坐着动力滑翔伞正在空中盘旋,引来了底下不少的目光,似乎大叔对从空中俯视下看到的这些目光感到满足了,在又盘旋了一圈之后,开始放低高度,准备着地。自动贩卖机前,一个中年妇女买了一罐咖啡,不过却不像日剧中常有的那样一饮而尽顺手丢进旁边的垃圾桶。

明天就要正式入职了,今天先写到这里吧。

More Reading
Newer// 无题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