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昨天因为4号台风接近的缘故,公司里的同事大多7点不到就早早下班回家了,因为太晚的话电车有可能停运。我则仗着宿舍离得比较近——虽然这么说,也要走25分钟——就在公司又赖了一会儿,不过真正等我出门的时候,发现还是太乐观了。

上一篇日志中也有提过,镰仓是海滨城市。这次的4号台风是沿着东部海岸线北上的,所以镰仓正好处在台风的外围风带上。雨不算小,但风却是更大。从国内带来的那把伞上次已经被吹断了一根伞骨,恐怕是撑不过这次了。我尽量顺着风向调整着伞的角度,以期望在不至于让伞被吹断的情况下维持伞作为伞的功能。路上零星地有一些行人经过,撑伞的样子就远不似我这般狼狈。这里顺便提一下日本的雨伞,大多是透明的自动伞,除了比较常见的金属制伞骨外,还有一种塑料制的伞骨,我尤其喜欢。和金属伞骨不同,塑料没有那么强的硬度,却有极好的韧性,即使被大风吹得完全走样,只有凤一停就能恢复原样。并不试图去对抗外界的阻力,而是选择了逆来顺受——我一直以为逆来顺受是个褒义词。

走了十分钟以后我放弃了。我觉得像这样勉强地维持着一把有名无实的伞是无意义的,有太多事情我放不下,觉得“必须”完成的事情,其实未必有那么重要。放下雨伞,让风伴着雨吹打着就可以了。头发湿了,回去洗个澡就行;衣服湿了,往洗衣机里一塞就行;双肩背包湿了,晾上个两天就行。甚至在回去以后发现放在包里的退休金手册也湿透了,都不觉得有多么紧要。其实无所谓,这世上有太多事情本来就是无所谓的,无所谓失去,无所谓得到。在国内最后看的一本小说是《局外人》,最近愈发喜欢其中的一句话:“妈妈曾经说过,无论什么样的生活,人都会习惯的”。

同行的越南人见我也不撑伞了,半开玩笑地说“你不要紧吧”,不知是否真的是风雨带来了灵感,我回了他一句(越南人的日语不太好,我们聊天一般用英语):

If you have nothing to lose, you will always win.

也不知道他听到我这句没头没尾的回答是什么感受,反正最后只报以我一笑。

回到宿舍,把衣服往地上一扔,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