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面试记

找工作也算是尘埃落定了。对于任天堂,很遗憾地在终面挂了,不过这也是一种结果吧。想当初面试之前,在网上搜了很久的面经,包括日文的,都没有找到很有价值的信息,甚至知乎上常有的“在xx公司工作是怎样一番体验”中也没有任天堂,不知是不是大家已经忘了这家从制作花札起家,把“尽人事以听天命”作为社名由来,曾经盛极一时近三年来却一直亏损的百年老铺。这里我姑且记录一下自己的面试经历,算是给后人提供一个参考吧。

经验教训

如果没有兴趣了解具体的细节的话,以下就是个人面试以后总结的经验和教训:

  • 预留充足的时间。

    任天堂的面试时间极长,从投简历到终面出结果需要2到3个月时间,因此几乎不可能和其他公司的面试平行地进行,在决定转职之初就必须考虑到这一点并相应地安排整个转职活动的日程。其实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任天堂依然是一家传统日本公司,而不是提倡敏捷和快节奏的 IT 公司。

  • 扎实的基本功。

    任天堂的招聘过程中有其他公司社招中相对少见的线上笔试一环,题目内容五花八门,从 .bss segment 到 image sprites 都有涉猎,自然也有程序员喜闻乐见的算法题,不过平心而论难度不高(相对于 Leetcode 来说),但对知识面有一定的要求。

  • 和任天堂的相性。

    找工作我觉得相性还是很重要的,或者说是否和这个企业的文化合拍。毕竟面试官也是人,而人又总是会希望寻找自己的同类。就我个人的感觉,任天堂一线的程序员还是比较开放的,和一般认知中的 Geek 工程师的印象比较吻合,而高层管理就相对偏保守,有自己的一套传统的价值观。

  • 放低姿态。

    这基本上可以说是我自己的问题,有些时候过于激进,特别是面对相对保守的高层管理层的时候。保持一种谦逊的姿态,并不仅仅是在面试,在职场中也是需要的。我把这一点看做是终面失利的最大收获。

漫漫长路

任天堂整个招聘的流程包括:

投递简历 –> 线上笔试 –> 一次面试+现场编程 –> 二次面试 –> 最终面试

简历和笔试

我投递简历的时间是8月18日,职位是东京支店的网络应用开发工程师(ネットワークアプリケーションエンジニア),在填写了基本信息以及职业履历之后提交了表单。由于我提交的时间正好是周六晚上,于是直到下周一才收到线上笔试的通知。这里就有个教训,应该在工作日提交简历,这样就可以拿周末的时间来做笔试题,从而节约笔试选考的时间。

笔试内容包括5组判断题,每组10问,限时2分钟。以及5道编程题,限时依据难度不同。总耗时约4小时,努力一点的话一个晚上也完全可以搞定,不过我当时因为对难度一无所知,保险起见分成了3个晚上完成。

笔试提交完成的页面还有个马里奥过关时跳到旗杆上的图,很有趣。(忘记截图了,以下为概念图)

然后就有邮件发来确认答卷已收到,并告知笔试结果会在一个月以内(但不做保证)通知我。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任天堂的面试可能注定是一场马拉松……

一次面试

等待笔试结果的期间又面试了一些其他公司,基本上面试之后一两天就有反馈,难免对任天堂拖沓的作风有些不满。在等待了两周依然没有任何回音以后,我选择了主动向任天堂的人事部门发邮件,说明了其他公司连二面都已经快面完了诸如此类的情况。邮件的效果倒是立竿见影,第二天任天堂就回复说笔试结果良好,现在正在安排一次面试的时间,之后会邮件通知,但尽管如此依然又等了一个礼拜才收到一面通知,而且时间安排在下周二(9月16日),也就是说事实上我等足了一个月才终于轮到一面……

一面的内容是技术面,其中包括了现场编程。好消息是除了任天堂会准备电脑以外,也允许自己携带笔记本。自然是选择带着自己心爱的 Air 去面试了:) 面试官是两位工程师,一位看起来比较年轻,估计30岁出头,另一位稍老,可能40多岁了吧。值得一提的是任天堂的工程师都是穿着工作服的,对,就是那种卡其布淡蓝色工作服。可能在流行自由和叛逆的 Geek 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不过我个人其实还是很喜欢的这种 good old 的东西的:) 现场编程的内容不难,比线上笔试还要简单,所以不到30分钟就结束了。然后两个面试官轮流会问一些设计的问题,主要就是服务器的各种架构。同时让你设计一个类似 Twitter 的 web 服务并在小黑板上画出来,询问一些关键点比如说数据库的瓶颈如何解决,分布式的架构如何设计等等,这些就要看经验了。

二次面试

一次面完之后又是一周的等待时间,不过相对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二次面试也是惯例地安排在下周,所以面试一次的实质时间是2周。二面同样是在东京支店浅草桥,这里顺便补一张任天堂东京支店的照片

二面的面试官有三位,其中一位是在Tech総研对任天堂东京支店的访谈也有登场的中村桑。三人同样是穿着卡其布工作服。二面的氛围和之前的一面一样是比较轻松的,毕竟工程师之间的共同语言比较多。三位面试官都是比较平易近人的类型,这一点给我的印象很好。二面的基本内容和一面差不多,只不过因为我刚工作两年左右,所以对于大学期间的活动也问得比较多,包括毕业论文的研究课题,仿人机器人小组的活动,为什么来日本和 kayac 等等。问得比较详细的是我在 kayac 做得最自豪的项目,需要在小黑板上画出整体的设计,架构,以及部分的实现,还有自己觉得哪些地方设计得不错。整场面试持续一个小时左右,基本上只要放松心态,自然发挥就可以了。事实上这也是我最喜欢任天堂的地方:自然而不做作。

最终面试

可能是二面时我提到已经有 offer 面临选择,希望任天堂能够快一点面试的关系,二面结果一反寻常地第二天就发邮件通知我了。终面是一个星期之后,在任天堂的本社京都进行。能够走到本社面试这一步,其实还是很有成就感的——可见我确实是个缺乏自信的人,只不过是终面而已。等待终面的期间又特别难熬,因为已经辞职,每天都是在家看 coursera 的编译器课程,或者打打 bioshock infinite,又或者出去散散步之类的。

终面有四位面试官,给我的感觉都是公司的高层管理,至少工作15年以上了。为什么会是15年?因为一位看起来像是技术主管的面试官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觉得如果在任天堂工作15年,你的目标是成为怎样的人?”终面的问题大部分都是这一类型,包括为什么离职,为什么选择任天堂,在任天堂希望实现什么目标,之前是否有管理经验等等。其中看起来像是人事经理的一位面试官问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你说你来任天堂是为了挑战新事物,那如果任天堂不能提供给你这些的话你是否会选择辞职呢?”,其实透过之前的问答我已经多少察觉到在任天堂高层的眼里任天堂更多的是稳重坚实的传统企业,所以有点后悔转职理由说成挑战新事物,然而覆水难收,只好在思忖了片刻之后说“是的”,虽然之后也解释了一些原因不过感觉给对方带来的印象很不好,特别之前也问了很多有关我是否能够长期在任天堂工作的问题。从最后的结果来看,任天堂应该比较看重员工的忠诚心,这点很接近传统的日本企业。当然我犯的错误并不只有这个,最后人事经理还问了一个问题:“对于你手头上的 offer 你说下个星期给他们答复,但是恐怕任天堂不能在一个星期内给你答复,你能够推迟其他公司的答复时间吗?”,我比较为难地请任天堂能够“尽快”给我答复,最好还是在一个星期之内。现在想来,对于一个每一次面试都需要考虑两个星期的公司来说,要求他们在一个星期内做出是否录用一个人的决定还是太勉强了。

结果

终面是10月9日,10月10日我在京都玩了一天(任天堂所有面试都是报销交通费的,非常人性化)。在周五晚回到横滨,过了一个周末之后任天堂就给我发邮件了。结果,很遗憾。

尾声

两个月的求职生活就着任天堂的这封邮件也结束了。结果未免还是有点遗憾的。不过,既然命运给我如此的安排,一定有其道理,只要顺其自然就好了。史铁生有一句话,每次我在失落的时候总会想起:上帝给每个人都安排了幸福的一生,我们的任务就是把它走完。

慢慢走吧。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