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面试记

找工作也算是尘埃落定了。对于任天堂,很遗憾地在终面挂了,不过这也是一种结果吧。想当初面试之前,在网上搜了很久的面经,包括日文的,都没有找到很有价值的信息,甚至知乎上常有的“在xx公司工作是怎样一番体验”中也没有任天堂,不知是不是大家已经忘了这家从制作花札起家,把“尽人事以听天命”作为社名由来,曾经盛极一时近三年来却一直亏损的百年老铺。这里我姑且记录一下自己的面试经历,算是给后人提供一个参考吧。

2012年年终总结

最近大家似乎都流行写年终总结,回顾了2012年中做过的,想过的,伤心过的,感动过的……结果我也不能免俗,还是来写一下吧。

我这一年来(大团圆)

之所以选择延毕(虽然最后没成功)再找工作,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复仇。对于去年十月的失利,终究是不甘心的。在准备了一年之后,耐不住“重新证明自己”的诱惑。现在想来,简直和赌徒输了的时候总会想着下一局扳回来一样。那时候基本上是这么想的:“以赴日工作为主,不过也得投一些国内企业保底。”

如果事实上我也能这么做就好了。

“hulu?xx文章说未来是属于草根社区youtube的,像hulu这种官办电视台注定是要失败的。” “网易现在重点是游戏吧,杭研估计就是个鸡肋。” “微策略还要成绩单太麻烦了……” “什么?昨天有创新工场的宣讲会?” “淘宝,我支付宝都没去还投淘宝不是自我否定么。”

以上都是玩笑,不过也是事实。

很矛盾。理性地分析,选择海投降低了风险提高了期望,总体上来说是增加双方总收益的,从数学上就没有反驳的余地。但既然无意于在国内工作,何必浪费双方的时间;既然要坚定信心,就要有勇气去承担;既然明知自己优柔寡断,就应该断了自己的退路……我总能找出如是种种理由,却对这些幼稚的想法无从反驳——平心而论我相信很多人应该已经解决了,或者根本就不曾存在过。所以某人说我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中二,一点都没错。说实话,我觉得这里没有现实和理想什么事儿,完全是选择与权衡的问题。数学系待久了一个问题就是,总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最优解”,或者说白了就是完美主义。得到所想得到的,同时造成最小的损失——自己的和他人的,然而不幸的是现实中的最优不是求出线性方程组的解就完事儿了。现实中面对的更多问题不是调优,而是取舍。就如写程序“过早优化是一种灾难”,完美主义又何尝不是一种过早优化。

结果除却记不得的小公司(或许存在),一家日本的ERP软件公司。最后只投了百度、腾讯和微软,以及启程日本。……还有AHRP。

我这一年来(上篇)

在填到签证申请表的职业一栏时,发现原来毕业已经快一年了——

我一般很少会谈论具体的生活,特别是自己的。因为生活往往是琐碎的、不具普适性的,如果对别人无用的话,那还写下来作甚?不过这篇文章因为曾经答应过某“学姐”(杭高版语),所以不得已,趁最后的这点时间写一写吧。

回忆起来,这就要回到两年前的九月了,那时候我还是研二。由于数学系的研究生学制只有两年,在度过了如同本科生活延长线的研一以后,很快就又得面对那个——所谓“前途”的问题。以前常说,人只有两种状态:迷茫和暂时忘了迷茫。只有面对选择的时候,才发现迷茫的问题一直不曾被解决过。对于前途,在刚保研那阵子也想过:到时候再留学吧。那时候的想法简单来说就是这样。但是留学就必须考虑两个问题:专业和地点。继续读数学恐怕是最安逸的答案,但此时的我已经对数学失去热情了——尽管还要继续读两年的研究生——而且我自觉在数学上没有天赋,而那时候的我还相信做研究是需要天赋的。如果说其他感兴趣的领域的话,哲学?文学?心理学?全是人文科学,和我的专业实在相去甚远……更何况我认为这些作为兴趣尚可,作为专业肯定是不那么有趣的。正好那时候加入了大学里的仿人机器人小组,所以模糊地萌生过转行学计算机的想法,不过最后还是搁置了下来。相比于专业,地点问题倒是相对轻松地解决了:既然都学了日语,那就索性去日本留学吧。总结一下此时的目标就是:去日本留学,专业待定。

现在看来,待定两个字是多么不负责任啊。